迷你文集 - MINIESSAY

       【老夫子午夜酒话系列之29】

 

        周日清晨,与几个朋友去登凤凰山。登上山顶时,已是上午九点。可凤凰山森林公园耗费上千万,遍布山体各个角落的广播还没响,既没有梵乐飘来,也没有听到禁带火种,禁止乱丢垃圾的广告语。

 

       俺对朋友说:如果时光回流到几十年前,管理处主任就麻烦了,轻则检讨撤职,重则坐牢。朋友说,没有这么严重吧?俺说,任何事情只要上升到政治的角度,问题就都严重了。因为领袖说了,无产阶级思想的阵地,我们不去占领,敌人就会去占领。何况领袖还说了,一句谎言,重复了一百遍之后也就变成了真理。所以我们小时候,村里没有电线,却有广播线。家里没有电器,却有一个音量特大的广播。没有见过比公社书记更大的官员,家门口的大树上的大喇叭却整天播放着伟人们伟大事迹。

 

       【老夫子午夜酒话系列之30】

 

        在中国,做什么事都要靠演技。他们过得好不好,主要也是看他们的演得到不到位。你看看,满大街都是碰瓷的,卖假货的,卖艺卖身的。打开电视,满屏都是做作的真人秀演员过度卖力的演出。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网红们,每人的演技都出神入化。那些权势显赫富甲一方的,个个演技都超凡入圣。

 

       这不,我哥们鬼兄和他家小兔崽子争夺电视的控制权,七岁的小崽子没争过身强力壮的老爸,气呼呼地嚷道:“新闻联播有什么好看的?不就是几个老爷爷天天在那上面演戏吗!”

茶前遐想

 

文/珠玉绵香

 

  午后的阳光随意地遍布在它的领土上,也许是有心的,又或是无意,有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斜照在茶几上。妈妈正在冲茶,让我不由想起“沙沙地斟满一碗,冲起茶沫漕漕......”

 

  端起茶碗,阵阵幽香扑鼻而来,我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茶的,以前只是觉得茶很苦,没什么好喝的,但细想一下,不正是这茶的苦味,才让我们更加珍惜那淡淡的清幽的香吗?

 

  茶文化起源于中国,有着悠久且丰富的历史,记得在汪曾祺先生的《老舍先生》一文中写道“他曾告诉我,到莫斯科去开会,旅馆里倒是为他特备了一只暖壶。可是他沏了茶,刚喝了几口,一转眼,服务员就给倒了,他们不知道,中国人是一天到晚喝茶的!”

 

  茶字出于《尔雅·释木》:槚,苦茶(即原来的“茶”字)也。茶的古称还有荼、诧、茗等。茶分很多品种,不同的品种味道虽是大同小异,却也各有不同。产于福建武夷山的大红袍,属乌龙茶,中国的特种名茶,其色泽绿褐鲜润,冲泡后汤色橙黄明亮,叶片红绿相间,一口喝下,舌尖品味着那一缕茶的清、香、甘,让人喝了第一口还想喝第二口,尤其是回味口中茶的余香时,那苦中竟还是带着一丝甜的。西湖龙井茶,产于中国杭州西湖的龙井茶区而得名,其中,狮峰所产为最,以其色泽黄嫩,高香持久被誉为“龙井之巅”。龙井村所产茶叶肥嫩,茶味较浓;梅家坞所产色泽翠绿,汤色碧绿,口味鲜爽,各有特色。西湖龙井以色绿、香郁、味甘、形美等特征,成为我国的第一名茶。

 

  而我却是喜欢日照绿这种茶的,虽然它喝起来只是一味的苦,但在我认为,这种苦好像是给它增添了几分豪情:“你们就喝吧,反正我只有这种苦味,就算你品得再细,我也要一直苦到底!”也许就是这种豪情让我爱上了它罢,但每次冲上那么一壶,倒上一杯,一饮而尽后,又好像似有那么一点不甘心,一杯又一杯的喝起来,非要品出那么一点清香才肯罢休,然而它又似乎很顽皮,每次总是要苦得我舌头发麻,才肯扔出那么一丝淡得不能再淡的清香给我。

 

  阳光下,我细细地品尝这茶的芳香,带着那么一点沉静、一丝安适、一些思绪,甚至一缕忧愁,让茶流入我的口中,任它的清香绽放,任它的余味在口中四溢,我固然无法留住这余香,只能在心中深深刻下。

 

  呵!那清幽的茶啊!那曾带给我无限遐想和回味的茶啊!

http://www.miniessay.com